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吉祥物亮相!背后的故事你了解吗?

时间:2019-11-06 17:33:30| 查看: 4730|

摘要: 9月17日,在首钢冰球馆,2022年北京冬奥会吉祥物“冰墩墩”和冬残奥会吉祥物“雪容融”揭开面纱。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吉祥物全球征集自2018年8月8日启动以来,得到了社会各界的积极响应。吉祥物评委会

9月17日,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吉祥物“冰码头”和冬季残奥会吉祥物“雪蓉蓉”在首钢冰球馆亮相。冰墩是以熊猫为基础设计和创造的,它将熊猫形象和冰晶壳结合在一起,体现了冬季冰雪运动和现代科技的特点。雪蓉蓉以灯笼为原型。当灯笼被点亮时,它们会发出温暖的光,暗示着点燃梦想和温暖世界。它们也体现了冬季残奥会动员的战斗精神和冬季残奥会的理念。

自2018年8月8日北京冬季奥运会和残奥会吉祥物全球征集活动启动以来,得到了社会各界的积极响应。2019年1月7日至8日,来自国内外的18名吉祥物专家齐聚北京冬奥会组委会,对所有有效的征集作品进行初步和重新评估。5816个条目整齐地堆放在数百张白色桌子上。在评分、分类和一轮筛选后,出现了10组候选设计。

让熊猫的设计独一无二

2019年1月25日,广州美术学院设计团队收到北京冬奥会组委会的邀请,修改入围作品。吉祥物评审过程中,糖衣浆果的创意作品入围前十名。这是北京冬奥会吉祥物冰盾的原创来源,来自广州美术学院的设计团队。

短暂的快乐时光过后,设计团队迎来了持续7个月的长时间高压修改过程。从最初的糖衣浆果到最后的冰墩,他们做了无数大大小小的修改,有数万张草图,累积了超过100克的相关文件。

广州美术学院视觉艺术与设计学院副教授刘云平说,糖衣浆果是他童年对北京的记忆,糖衣山楂的“冰壳”与冰雪运动“或多或少地相关”。

然后冰壳的想法被保留下来,设计团队被建议尝试围绕其他稀有或有特色的动物进行设计。广美设计团队在冰壳里做了很多尝试,包括鹿、老虎和兔子。考虑到冬季奥运会是在春节期间,他们还设计了元宵、饺子等等。

整个3月和4月,广美设计团队反复修改吉祥物形象的概念表达、角色造型、动作比例、装饰图案、五官细节、描述文件和设计元素。经过无数次的探索,他们修订的焦点终于变得清晰了——包裹在冰壳里的熊猫。

吉祥物评审团主席、北京奥林匹克促进城市发展委员会副主席江小鱼认为,选择动物作为吉祥物是冬奥会的一种常见做法,但选择在各种大型活动中作为吉祥物的大熊猫就等于给自己制造了一个问题。“你设计的熊猫必须与过去不同,并与冬季奥运会相匹配,”他说。“虽然这是个难题,但只要我们有创新,我们就会有独特的魅力。因为熊猫是我们的国宝,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珍稀动物,原产于中国。在国际上看到大熊猫,人们知道它们代表着中国,将会在没有任何语言解释的情况下被认可。”

从设计专业人士的角度来看,做一只熊猫是一把双刃剑,因为熊猫太多了,如何做一只容易传播、可爱又非常规的熊猫呢?

为此,广美的设计团队成立了一个特殊的数据小组来收集所有可以收集的熊猫,并每天对它们进行比较和分析。无论是在冬奥会组委会办公室还是在广美车间,各种各样的熊猫都会被贴上。

“那是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我总觉得这个吉祥物没什么了不起的。虽然它有一个冰晶壳,与冰直接相关,但它怎么能说是冬季奥运会的吉祥物,因为它与冬季奥运会有着密切的联系呢?”北京冬奥会组委会文化活动部高级专家林存真指出了当时遇到的困难。

4月30日,广美设计团队再次进入冬奥会组委会。“那天我们一起讨论,突然有一个想法,我们可以把“冰带”融化成冰?”林存真说这“唤醒”了所有人。当象征冰雪运动轨迹的彩色光环出现在熊猫的脸上时,冰壳里的吉祥物看起来就像宇航员,一旦它有了未来感和科技感,它的位置立刻变得清晰起来。随着冰雪覆盖大熊猫计划的逐步完善,命名也被提上日程。冰封熊猫的最初想法来自糖衣浆果。“事实上,糖衣浆果也被称为唐盾,“墩儿”是一个特别有趣的词。北方有冬天的一个特点,而且它也很友好。它和隔壁的孩子一样健康、活泼、可爱。”林存真说,“一旦我有了这个想法,我会马上上网查一下。结果不再重复。后来,人们发现南方人和外国人几乎看不懂“杜纳”。后来,我们把它变成了冰丘,并检查了它的重量。”

让灯笼的形状“活”

冬季残奥会吉祥物薛蓉蓉的灯笼源自蒋于凡对家乡当年风味的印象,蒋是吉林艺术学院设计学院产品设计专业的本科生,小女孩的家在黑龙江省伊春市嘉荫县,位于小兴安岭深处。每年新年,这个小镇都沉浸在浓厚的节日气氛中。红色灯笼高高挂在街道建筑上,这是最常见的景象。

灯笼的创意入围前10名,但专家认为“只有原始属性应该保留,图像应该重新设计。”这意味着整体形象设计应该从零开始。

也是出于保密的需要,设计团队把位于学校校园后面的住宅区的吉益专家公寓(Jiyi Expert)作为工作室。这套100多平方米的公寓见证了冬季残奥会吉祥物诞生的全过程。

吉林艺术学院设计院视觉传达部负责人吴一波(Wu yibo)表示,在初步修订阶段,她每周都会到冬奥会组委会提交一份修订计划。在计划的七个月“深加工”中,她从长春往返北京30多次,从首都机场到首钢的“两点一线”成为她对北京印象最深的地方。

除了给灯笼的形象添加各种属性,赋予其人性化和生命之外,吉艺的设计团队还必须将其与奥运会结合起来,这需要大量的研究。结果,吉林艺术学院设计学院副院长金伟买了一盏灯笼挂在工作室里,这样团队成员就可以每天观察和思考。与此同时,所有团队成员一遍又一遍观看冬奥会组委会的宣传视频,还上网查询“追赶”奥运会及相关知识,感受并寻找奥运文化与中国文化的融合点。“这对我们来说是一次宝贵的经历。”金维说道。

2月底,经过讨论和研究,北京冬奥会组委会专家组决定取消中国结的进一步修改,让团队专注于灯笼形象的完美设计。到4月初,灯笼的形象已经基本得到确认,吉艺设计团队需要提交一份完整的文化解读计划。

"这个阶段也是团队中最困惑和痛苦的阶段."郭春芳说,“起初,我们把吉祥物的属性和鹿结合起来。我们试图添加鹿角和红鼻子,但一方面,我们必须做一个美丽的形象,另一方面,我们必须考虑文化解释。大约一个月来,我们做了各种尝试,觉得道路无法通行。”

设计团队每天都徘徊在不断尝试和自我否定之间。在这一僵局阶段,修订专家组感到团队的混乱,并及时给予指导和帮助。经过双方多次交流和尝试,鹿的属性被抛弃,吉祥物形象中出现了与冬季奥运会有关的天坛、鸽子、长城和如意(在冬季奥运会滑雪跳台上也称为“雪如意”)。

这个设计将会有一个灵感的闪现,但是它会一次又一次地被修改和完善。雪融化了脸上的雪,勾勒出了它的脸。为了达到最真实的效果,设计团队在冬天随意在墙上撒了很多雪,然后把墙的形状具体化。为了显示红色的脸和弯曲的嘴角,团队还做了许多细微的调整。

“团队在修改时考虑了后来的应用程序,并尽可能增加了应用程序的可扩展性。例如,道路和广告牌两侧的显示效果,以及灯具和手表等衍生产品的效果,都在我们的考虑范围之内。”吴一波说:“灯笼本身可以发光、带来温暖和传递力量,这与冬季残奥会的理念非常一致。”

资料来源:《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