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四大港口整合“撞上”自贸区政策,东北亚航运将会擦出什么火

时间:2019-11-08 14:52:25| 查看: 2322|

摘要: 如今,山东率先整合境内主要港口资源,宛如一艘巨型航母编队重新加入到这场旷日持久的角逐中来。仅仅20天后,山东刚刚组建的大港又迎来了政策动向。同样,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的获批,对于刚刚整合而成的这支港口航

《经济观察报》记者报道称,全球航运业一直有两个名单,但结果却大相径庭:就吞吐量而言,世界十大港口中有七个在中国;然而,十大国际航运中心中只有一个位于中国大陆。

原因是两者的概念不一样:前者比较港口收集和分配货物的能力和内陆经济的能力;后者以港口为核心,衡量该地区是否有更开放的贸易政策,是否能形成一个以港口为基础的巨大产业集群,是否能对城市、区域贸易和经济产生推动作用。

8月6日刚刚成立的山东港口集团,在整合了山东四大港口青岛港、烟台港、日照港和渤海港后,总吞吐量飙升至16亿吨。就在那时,国务院批准在山东建立自由贸易试验区。这种由几个港口组成的航空母舰编队,正以全新的形式进入东北亚航运中心的新一轮竞争。

独特的竞争对手

东北亚航运中心争端由来已久。

曾经,青岛港、天津港和大连港轮流竞争。然而,中国北方的港口都在独自作战,独自追求吞吐量。与日本东京港和韩国釜山港形成真正的竞争一直很困难。现在,在这场争夺东北亚航运中心的长期竞争中,一个不同的竞争对手突然闯入。

山东作为中国北方的主要海路和东北亚的桥头堡,推动了前所未有的港口整合:2019年8月6日,山东港口集团在青岛正式成立,山东沿海四大港口青岛港、日照港、烟台港和渤海湾港将整合为一体。

据海关统计,2018年,山东口岸外贸吞吐量居全国首位,占全国总量的22%,超过五分之一。铁矿石和原油的接收和卸载占全国总量的四分之一。金属矿石和危险品的产量居全国首位。集装箱吞吐量居全国第三位,这四个主要港口的总吞吐量达到近13亿吨。相比之下,2018年韩国釜山港的吞吐量为4.5亿吨。

长期以来,面对东北亚航运中心国际地位的竞争,中国北方港口一直独立行动,无法形成合力。由于缺乏国际航线和其他因素,许多国内港口选择与韩国和日本的港口合作,以增强当地竞争力。如今,山东已经率先整合了中国主要港口的资源,就像一个庞大的航空母舰舰队重新加入了长期的竞争。

山东港务集团董事长霍高兰表示:“作为全球港口航运业的一员,山东港务集团致力于通过一体化规划、一体化建设、一体化运营和一体化管理,从‘一体化’提升到‘一体化’再到‘耦合’,从而为全球港口航运业的发展贡献新的力量。”

仅仅20天后,山东新成立的大港迎来了一个新的政策趋势。8月26日,国务院官方网站发布了《国务院关于批准设立6个新的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批复》。其中,“促进贸易转型升级”和“深化中日韩区域经济合作”被视为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的首要任务。

所谓的自由贸易试验区旨在实现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并以更宽松的贸易政策和更低的贸易成本促进国际贸易。

从现有的FTZ来看,它将为港口带来更加宽松开放的贸易政策,促进该地区的对外贸易和经济合作,并带来显著的物流积累效应。

例如,2013年9月,中国第一个自由贸易试验区上海自由贸易区在浦东正式挂牌。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2月,上海FTZ新增企业52,000家,过去四年新增企业数量是过去20年同一地区企业数量的1.5倍。上海自由贸易区创造了上海四分之一的国内生产总值和40%的进出口总额,50%的面积。同时,上海港集装箱吞吐量从2012年的3000多万标准箱持续飙升至2018年的4200多万标准箱,连续多年位居世界第一。

同样,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批准对于新整合的港口航空母舰编队来说,也无异于股东之风。

2019年9月4日,韩国驻华大使张夏成专程来到中国青岛,这是韩国商人最大的聚集地。他此行的目的是借第十八届韩国商业合作会议之机,在新的自由贸易试验下,推动长期停滞的中韩贸易。

各种迹象表明中韩经贸关系开始好转:《中国(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规划》明确要求“深化中日韩区域经济合作”;此前,除2010年在中国沈阳举行外,韩中合作会议在韩国举行了17次。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批准后一个月,会议在中国青岛举行。

受到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吸引,这次与张夏成在一起的还有lg电子、杰西集团、sk集团等多达400名韩国商人。同日,共有1个中韩(青岛)产业联盟、2个中韩创新创业平台、1个生态农业科技出口项目、8个中韩招商引资项目,现场签约5.7亿美元。

张夏成说,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推动世界经济发展的巨大“引擎”。中韩经济合作经历了以加工贸易为主的劳动密集型阶段。在中国,大型企业已经进入资本密集型阶段,现在正进入“3.0”阶段,相互学习,分享利益。

自去年以来,中日经贸交流也持续升温。在第一届“博览会”上,400多家日本企业组成了最大的外资集团,集体来到中国“淘金”。目前,中国、日本和韩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已超过16万亿美元,超过欧盟,占世界的20.9%和亚洲的70%。三国的贸易总量可以支撑山东自由贸易区的发展基础,也将成为推动国际大港口崛起的引擎。

然后去东北亚航运中心

任何一个大港口的崛起和国际航运中心的诞生都有着深刻的历史变迁和工业发展背景。如果说香港当初被选为世界十大国际航运中心之一,并从上个世纪亚洲“四小龙”的经济繁荣中受益,那么上海后来的崛起是由于本世纪中国制造业的崛起。今天,新成立的山东港口集团面临着同样的历史机遇。

“自贸区的批准不仅会给山东港口带来潜在的物流商机,更重要的是,会给该地区带来更加宽松的自由贸易政策,促进港口产业集聚,帮助山东港口集团争取成为国际航运中心。”上海海事大学校长黄有芳表示,港口之后是工业,工业之后是城市。如果一个大港口没有自由贸易区和自由贸易港这样的政策,它分配资源的能力将受到限制。因此,FTZ的批准是山东乃至华北航运业对外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机遇。

事实上,《中国(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规划》明确提出了提高贸易便利化水平、培育新的贸易模式、探索中日韩地方经济合作、建设东北亚国际航运中心等具体要求。

此前,国内一些港口和城市已经意识到这一差距。青岛港是中国长江以北最好的出口。现在它只是一个运输港,还没有成为一个贸易港。它只能赚取一些交通费用。”青岛市委书记王清宪对青岛成为中国北方最大的综合性港口抱有很高的期望。我们经营城市和港口时,必须充分挖掘港口的经济内涵,把运输港变成贸易港

如今,山东整合了港口资源,具备了自由贸易区的政策优势。它已经成为一个新的目标,把它的港口变成枢纽港和贸易港,把它的城市变成国际航运中心。

《经济观察报》了解到,山东港口集团一方面计划通过在威海、日照、烟台和渤海湾增设支线,形成支持青岛港发展为枢纽港和其他支线的网络,从而“拓展海上航线、扩大客舱容量、扩大中转”。与此同时,我们将加强与马士基、中远船务、地中海等主要航运公司的合作,增加航线,扩大航运空间,扩大中转,扩大国内贸易,建设辐射东北亚港口的中转网络。一方面,计划“开辟陆路通道,建设陆路口岸,扩大货物供应”——中西部内陆地区,是所有口岸的交叉腹地。四大港口集团将形成对外部世界的强大竞争优势。它们将优势互补,合理互补,加强联动,打造东北亚主导地位,从而推进“东西互助、海陆联动”的开放格局。

与此同时,山东港口集团发起成立“一带一路”海陆联动发展联盟,这是一个覆盖港口、铁路、航运、物流、工业和政府等40个单位的国际合作平台,并设立了1000亿元的海陆联动发展基金,支持山东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各个方面,包括港口产业、贸易、金融和高端航运服务的培育。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所长王巍指出,从现在开始,全球物流格局正在发生新的变化——全球经济增长和贸易中心正在从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转移。这将在未来给全球商品流通带来巨大变化。

目前,中国已批准18个地方为自由贸易试验区。这被认为是中国政府通过改革推动新一轮开放的举措。与以前统一的国家开放政策相比,这18个地方可以先根据自己的特点进行测试,更有针对性和灵活性。

上海海事大学校长黄有芳表示,运力规模和自由贸易政策是大港口崛起和国际航运中心形成的必要条件。在全球贸易的巨大变化下,乘着自由贸易试验的东风,我相信时间会给这个新成立的港口运输公司能否占领期待已久的东北亚航运中心提供答案。

本文已被认证为“原创”,作者《经济观察报》已访问元本io,向[1SN8S161 L]查询授权信息。

幸运农场下载 甘肃快三投注 北京11选5投注 山东11选5开奖结果 澳门真人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