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如何融合发展

时间:2019-11-08 15:47:47| 查看: 4375|

摘要: 不难看出,各代战斗机研发重点虽然在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方面侧重点不同,但进入智能时代后,就成为三者融合难以割裂的综合体。正确理解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融合不等于混合、化合或者复合。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

资料来源:解放军日报

要点

●机械化信息化和智能化的整合与发展已经从“你是你,我是我”转变为“你是我,我是你”,再转变为“你是我,我是你”。

●如果我们跳过机械化和信息化,把建设的重点转移到智能上,我们可能无法尽快实现。

“融合”一词是指物理意义上的融合或融合。心理意义是指不同个体或群体在一定的碰撞或接触后,认知、情感或态度倾向的整合。国防和军事建设中机械化、信息化和智能化的整合与发展是指统筹协调三个方面的相互包容、相互渗透和相互促进,从“你是你,我是我”到“你是我,我是你”,再到“你是我,我是你”,达到和谐整合的水平,从而产生叠加效应、聚合效应和倍增效应,从而实现战斗力的整体质的飞跃。例如,在战斗机研发领域,成都飞机设计研究院总设计师杨伟认为,第一代战斗机的突破是在发动机上,第二代战斗机的突破是在空气动力学上,第三代战斗机的突破是在系统集成上,第四代战斗机的突破必须是在智能上,应该是一种能够在信息和网络环境下作战的新型飞机。未来,战斗机将与机械化、信息化和智能化融为一体,三者之间没有明显的界限。不难看出,虽然各代战斗机的研发重点在机械化、信息化和智能化方面有所不同,但进入智能化时代后,它们已经成为一个难以分离的复合体。

正确认识机械化信息化和智能集成的发展

融合并不意味着混合、结合或复合。首先,集成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组合。无论采用什么方法,都不可能将两种不兼容的东西合并在一起。例如,油和水混合后,无论如何搅拌甚至加压,它们最终都会沉降下来分层,也就是说,两者只能混合而不能融合。其次,融合不是一种组合。化学反应是原始物质的消失和新物质的产生。机械化、信息化和智能化的融合后,并不是每一个“转化”都消失了,一种新型的“转化”也发生了,但这三者仍然存在,但它们已经相互渗透,难以分离。最后,融合不仅仅等同于重组。复合开发强调“化学品”的同步性和并行性,集成开发强调“化学品”之间的相互渗透和促进。集成开发以复合开发为前提,但它比复合开发要求更高的目标和更复杂的过程。

把握机械化信息化和智能集成的发展规律

机械化信息化和智能化之间必然有着密切的内在联系。三者融合发展的基本规律表现在:

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循序渐进、有序依赖。从时序的角度来看,机械化信息化的智能化并不是同时产生的。没有前者的“转化”作为前提和基础,后者就不会发生和发展。前者为后者提供了重要的物质基础。例如,没有机械化就没有信息。信息化建设需要机械化建设提供的物理实体。没有机械化作战平台和弹药作为信息节点的载体,信息的“联盟”将失去其对象。信息化是智慧之母。没有高度的信息来提供足够的计算能力和数据,新一代人工智能不太可能产生连锁突破。如果军队没有一定的机械化基础,就不能推进信息化,没有一定的机械化和信息化基础,就不能很好地推进情报工作。

基于这一认识,在机械化信息化中直接实现智能化的“大跃进”发展是不现实的。一般来说,后一种“转化”只能在个别领域取代前一种“转化”,而不能取代或跨越整个局面。如果核心技术的基础、基础领域和关键阶段的前一个“转化”没有牢固地建立起来,并且出现瓶颈和缺点,它将无法在短时间内弥补。后一种“转型”不仅难以解决,而且后一种“转型”的发展也会受到基础薄弱的影响,从而拖累国防和军事建设的整体发展水平。因此,如果我们跳过机械化和信息化,把建设的重点全面转向智能化,我们可能无法迅速达到这一目标。

机械化、信息化和智能化长期重叠并存。我们通常所说的机械化的基本实现,或者机械化战争的结束,仅仅意味着机械化对战斗力增长的贡献在其发展的后期已经产生了边际递减效应。在此基础上,如果我们继续加大机械化投入,效率成本比将大大降低。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从此就没有机械化的建设任务,但是与信息化和智能化建设相比,投资比例将逐渐下降。信息化不是机械化的终结,信息化过程中还存在一些机械化,智能化并不是机械化和信息化的终结,智能化过程中还存在一些信息化和机械化。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的每一次“转型”都只是某一历史时期建设的重点,不存在某一时期被某一“转型”独占的情况。在未来的智能战争中,特种部队仍可能使用典型的冷兵器时代的武器,如匕首和十字弓。这个案例很好地说明了这个问题。

基于这种认识,我们不能放弃机械化和信息化,在“新火炉”式的思维方式下发展,也不能从分裂的角度看待这三者。机械化信息化和智能化是三合一的包容性,而不是三合一的排他性。后者的“转型”不是对前者“转型”的否定和终结,也不是抛弃前者“转型”的发展成果而开始新的一套。必须确保作战系统从机械化向信息化再向智能化平稳过渡和逐步升级。以情报为例,情报绝不是颠覆原有的信息战系统,建立一个新的独立的智能战系统。智能建设过程的实质是充分发挥人工智能的渗透和激励作用,促进现有信息战系统的逐步升级改造和向智能化演进。

智能化信息化以虚拟控制和真实能量提高机械化效率。这里的“真实”主要指以作战平台和弹药等物理实体为代表的“硬件”,而“虚拟”主要指以作战数据和算法为核心的“软件”。机械化主要以硬件建设为基础,信息化和智能化主要以软件建设为基础。硬件通过软件进行优化和升级,能源和效率得到提高。就建设优先级而言,负载超过平台,软件超过负载,算法超过软件。信息化和智能化建设中的软件成本远远超过硬件成本。机械化和信息化主要增强人们的体力和感知能力,而智能主要通过人工智能增强人们的认知能力,同时进一步增强和放大人们的体力和感知能力。

基于这种认识,我们不能走“重硬轻软”或“实事求是”的发展道路。进入智能时代,如果作为武器装备“大脑”的支撑软件和核心算法落后,无论多高,硬件性能指标都只是“虚高”,很难在实战中充分发挥战斗潜力。中国工程院院士许匡迪发表的《许匡迪问题》(Problem of Xu)直接指出了中国人工智能产业目前的发展过于依赖开源算法而忽视底层框架和核心基础算法的研发的问题。我军信息化建设已经进行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因为核心电子设备、高端通用芯片和基础软件产品被他人控制,自控能力差,严重影响了作战系统的安全。进入情报时代,我们应该从一开始就重视军事情报技术通用芯片和核心算法的研发,避免重复信息开发的错误。(袁遗、郭永红、白光伟)

秒速牛牛 云南十一选五 快三彩票 网络电玩城游戏平台 福建十一选五